疫情持续肆虐 多国严重“缺氧”

发布日期:2021-05-21 13:32   来源:未知   阅读:

  疫情期间,秘鲁民众排队给氧气瓶充气,有人睡在氧气瓶上等待。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月13日,至少有7人因医疗氧气不足在约旦一家医院死去。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此事在该国引发抗议,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到访这家医院,卫生大臣和医院院长引咎辞职。约旦首相贝希尔·哈苏奈表示,政府对这起事件负全责,他已下令展开调查。

  半岛电视台引述约旦官员的说法称,事件发生在首都安曼西北部的新索尔特政府医院,死者是住院接受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当时,这家公立医院的氧气供应中断了约1个小时。

  悲剧已在许多国家出现。美国《纽约时报》称,在墨西哥,氧气价格飙升,氧气瓶在黑市上销售火爆,有犯罪团伙从医院盗窃氧气瓶。在埃及,一家医院氧气耗尽,导致至少3名患者窒息而死。

  英国《卫报》写道,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2021年2月,全球每天有超过50万名新冠肺炎患者需要吸氧。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了多达20个迫切需要增加氧气供应的中低收入国家,包括马拉维、尼日利亚和阿富汗。人们担心,和新冠疫苗一样,全球的氧气供应将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无法满足需求,因为除了新冠肺炎患者,还有其他很多病人也需要吸氧救命。

  面对英国路透社记者,一位住在尼日利亚拉各斯的商人回忆起她在新冠肺炎病房度过的一周。病房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危机感,只有当病人得到宝贵的氧气瓶时,欢呼声才能暂时驱散压抑。

  “氧气稀缺。”这位47岁的女子告诉路透社。为保护曾努力治疗她的医护人员,她不愿透露姓名。“到处都在谈论同一个问题——氧气,氧气,氧气。”她说。

  尼日利亚的疫情依然严峻,全国的氧气供应捉襟见肘。在该国第一大城市拉各斯,氧气的需求自2020年初秋以来增加了7倍。

  “目前全国都缺乏氧气。”拉各斯州卫生专员阿金·阿巴约米坦言,“我们已经联系了所有常规的供应商,还在寻找新的供应商。”

  阿巴约米说,拉各斯当地对氧气瓶的需求量从去年年初的每天约70瓶一路飙升到去年11月的每天500瓶。路透社称,去年12月,尼日利亚政府调动军队接管了东北部城市约拉的一家制氧工厂,设法提升产量,并将大批液氧空运到阿布贾的两个新冠医疗中心。今年1月,政府承诺在全国的每个州都新建一座制氧厂。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尼日利亚就出现了氧气供应短缺。201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氧气需求量大,医院经常要求患者支付额外的费用,“价格因设施而异……可能非常高昂”。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尼日利亚至少有30家制氧工厂,但由于设备老化、电力供应不稳定,生产经常中断。

  阿巴约米强调,患者无须为氧气付费,需要吸氧的人不会被拒绝,但他承认,一名患者有时只能吸几个小时的氧,氧气瓶会被转给别人使用。

  根据那位女商人的说法,氧气短缺下,部分患者不得不从私人供应商那里购买氧气。

  迪克兰·尤金就是一位供应商,为阿布贾的医院供应氧气。由于需求量猛增,氧气从去年11月开始变得“异常稀缺”。他说,多年不联系的一些客户给他打来电话,语气焦急。

  进入2021年,氧气供应有所改善。尼日利亚全国的制氧厂都在满负荷运转,拉各斯州今年1月启用了一座新的制氧厂,计划再建造两座。

  “你不能让氧气供不应求。”阿巴约米对路透社说,“那是不负责任和残忍的。”

  在墨西哥,孩子们打电话给胡安·卡洛斯·埃尔南德斯,为他们的父母央求一瓶氧气。老人在半夜致电求助,在听筒的另一头艰难地喘息。手头没有现金的人主动要求用一部分家当抵账。可是,埃尔南德斯对所有人的回答都一样:没有氧气了。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与新冠病毒的较量中幸存下来后,埃尔南德斯失去了工作,转而以兜售氧气瓶为业。墨西哥全国氧气短缺,埃尔南德斯迎来了意料之外的商机。

  墨西哥正在与疫情苦苦缠斗。截至3月14日,该国累计确诊病例数超过216万例,死亡人数位居全球第三。医生和官员表示,原因之一是氧气短缺,全国没有足够的氧气瓶。

  “氧气就像水一样。”墨西哥城一家公立医院的医生亚历杭德罗·卡斯蒂略说,“这是性命攸关的。”

  在墨西哥城,医院床位早已爆满,许多急诊室拒收病人,大量患者只能躺在家里。病情最严重的患者需要24个小时吸氧,他们的朋友和家人争分夺秒地寻找氧气瓶。

  去年12月,大卫·梅嫩德斯·马丁内斯的母亲患上了新冠肺炎。在墨西哥,最小的氧气瓶要价超过800美元,充满一瓶的成本约为10美元,有时只够用6个小时。

  马丁内斯从朋友那里借了几个氧气瓶,每天排队好几个小时等着灌满它们,队伍有时排出好几个街区。“人们带着氧气瓶来到这里,他们哭泣着,他们绝望了。”马丁内斯回忆起种种令他耳不忍闻的恳求:“我父亲的血氧饱和度不到60%……我弟弟的已经不到一半了……我妻子无法呼吸了,她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帮帮我……”

  墨西哥联邦消费者保护办公室主任里卡多·谢菲尔德称,仅在今年1月的前3周,全国的家用氧气需求量就增长了700%。

  墨西哥政府派遣国民警卫队保护运送氧气瓶的卡车,要求供应商优先生产医用氧气,而不是工业氧气。墨西哥城开设了数座加气站,为患者免费供氧。但墨西哥不生产氧气瓶,也没法从邻国进口,因为周边国家的需求也非常大,从亚洲订购的氧气瓶远水难解近渴。人们不得不向埃尔南德斯这样的商贩求助,购买或租赁氧气瓶。

  埃尔南德斯曾是拖拉机贷款推销员,他承认自己“没受过培训”,也没有执照,但他认为,自己的工作“能拯救生命”。

  去年12月,埃尔南德斯不再销售氧气瓶,因为他进货的价格水涨船高,“不忍心把成本转嫁给客户”。现在,他销售价格更贵的氧气浓缩器,吸引富有的顾客。运气好的时候,他每月赚到的钱是以前的两倍。

  “你不该从别人的痛苦中获利,这是不人道的。”他说,“但到了最后,我也这么做了。”

  “我不是在做让自己开心的事,我是在乘人之危赚大钱。”他说,“可我也得吃饭。”

  对深陷“死亡市场”的人来说,能找到氧气就行。马丁内斯回忆说,当他跑遍全城寻找氧气时,唯一的幸福就是带着满满一瓶氧气回家。

  “我有没有饭吃无所谓。”他说,“天冷也没关系。不管累了还是困了,哪怕排队到凌晨3点也没事。一切都是值得的。我有办法让妈妈继续呼吸,让她留在世上。”

  他找到了一位卖家,对方愿意以每周100美元的价格租给他一台氧气浓缩器,这让马丁内斯看到了希望。“这是老天爷赐福。”他说。

  这台机器让他母亲的生命延长了一段时间,直到肺部完全衰竭。2020年年底,老人被送进医院,于新年前夜去世。

  3月13日,至少有7人因医疗氧气不足在约旦一家医院死去。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此事在该国引发抗议,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到访这家医院,卫生大臣和医院院长引咎辞职。约旦首相贝希尔·哈苏奈表示,政府对这起事件负全责,他已下令展开调查。

  半岛电视台引述约旦官员的说法称,事件发生在首都安曼西北部的新索尔特政府医院,死者是住院接受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当时,这家公立医院的氧气供应中断了约1个小时。

  悲剧已在许多国家出现。美国《纽约时报》称,在墨西哥,氧气价格飙升,氧气瓶在黑市上销售火爆,有犯罪团伙从医院盗窃氧气瓶。在埃及,一家医院氧气耗尽,导致至少3名患者窒息而死。

  英国《卫报》写道,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2021年2月,全球每天有超过50万名新冠肺炎患者需要吸氧。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了多达20个迫切需要增加氧气供应的中低收入国家,包括马拉维、尼日利亚和阿富汗。人们担心,和新冠疫苗一样,全球的氧气供应将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无法满足需求,因为除了新冠肺炎患者,还有其他很多病人也需要吸氧救命。

  面对英国路透社记者,一位住在尼日利亚拉各斯的商人回忆起她在新冠肺炎病房度过的一周。病房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危机感,只有当病人得到宝贵的氧气瓶时,欢呼声才能暂时驱散压抑。

  “氧气稀缺。”这位47岁的女子告诉路透社。为保护曾努力治疗她的医护人员,她不愿透露姓名。“到处都在谈论同一个问题——氧气,氧气,氧气。”她说。

  尼日利亚的疫情依然严峻,全国的氧气供应捉襟见肘。在该国第一大城市拉各斯,氧气的需求自2020年初秋以来增加了7倍。

  “目前全国都缺乏氧气。”拉各斯州卫生专员阿金·阿巴约米坦言,“我们已经联系了所有常规的供应商,还在寻找新的供应商。”

  阿巴约米说,拉各斯当地对氧气瓶的需求量从去年年初的每天约70瓶一路飙升到去年11月的每天500瓶。路透社称,去年12月,尼日利亚政府调动军队接管了东北部城市约拉的一家制氧工厂,设法提升产量,并将大批液氧空运到阿布贾的两个新冠医疗中心。今年1月,政府承诺在全国的每个州都新建一座制氧厂。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尼日利亚就出现了氧气供应短缺。201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氧气需求量大,医院经常要求患者支付额外的费用,“价格因设施而异……可能非常高昂”。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尼日利亚至少有30家制氧工厂,但由于设备老化、电力供应不稳定,生产经常中断。

  阿巴约米强调,患者无须为氧气付费,需要吸氧的人不会被拒绝,但他承认,一名患者有时只能吸几个小时的氧,氧气瓶会被转给别人使用。

  根据那位女商人的说法,氧气短缺下,部分患者不得不从私人供应商那里购买氧气。

  迪克兰·尤金就是一位供应商,为阿布贾的医院供应氧气。由于需求量猛增,氧气从去年11月开始变得“异常稀缺”。他说,多年不联系的一些客户给他打来电话,语气焦急。

  进入2021年,氧气供应有所改善。尼日利亚全国的制氧厂都在满负荷运转,拉各斯州今年1月启用了一座新的制氧厂,计划再建造两座。

  “你不能让氧气供不应求。”阿巴约米对路透社说,“那是不负责任和残忍的。”

  在墨西哥,孩子们打电话给胡安·卡洛斯·埃尔南德斯,为他们的父母央求一瓶氧气。老人在半夜致电求助,在听筒的另一头艰难地喘息。手头没有现金的人主动要求用一部分家当抵账。可是,埃尔南德斯对所有人的回答都一样:没有氧气了。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与新冠病毒的较量中幸存下来后,埃尔南德斯失去了工作,转而以兜售氧气瓶为业。墨西哥全国氧气短缺,埃尔南德斯迎来了意料之外的商机。

  墨西哥正在与疫情苦苦缠斗。截至3月14日,该国累计确诊病例数超过216万例,死亡人数位居全球第三。医生和官员表示,原因之一是氧气短缺,全国没有足够的氧气瓶。

  “氧气就像水一样。”墨西哥城一家公立医院的医生亚历杭德罗·卡斯蒂略说,“这是性命攸关的。”

  在墨西哥城,医院床位早已爆满,许多急诊室拒收病人,大量患者只能躺在家里。病情最严重的患者需要24个小时吸氧,他们的朋友和家人争分夺秒地寻找氧气瓶。

  去年12月,大卫·梅嫩德斯·马丁内斯的母亲患上了新冠肺炎。在墨西哥,最小的氧气瓶要价超过800美元,充满一瓶的成本约为10美元,有时只够用6个小时。

  马丁内斯从朋友那里借了几个氧气瓶,每天排队好几个小时等着灌满它们,队伍有时排出好几个街区。“人们带着氧气瓶来到这里,他们哭泣着,他们绝望了。”马丁内斯回忆起种种令他耳不忍闻的恳求:“我父亲的血氧饱和度不到60%……我弟弟的已经不到一半了……我妻子无法呼吸了,她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帮帮我……”

  墨西哥联邦消费者保护办公室主任里卡多·谢菲尔德称,仅在今年1月的前3周,全国的家用氧气需求量就增长了700%。

  墨西哥政府派遣国民警卫队保护运送氧气瓶的卡车,要求供应商优先生产医用氧气,而不是工业氧气。墨西哥城开设了数座加气站,为患者免费供氧。但墨西哥不生产氧气瓶,也没法从邻国进口,因为周边国家的需求也非常大,从亚洲订购的氧气瓶远水难解近渴。人们不得不向埃尔南德斯这样的商贩求助,购买或租赁氧气瓶。

  埃尔南德斯曾是拖拉机贷款推销员,他承认自己“没受过培训”,也没有执照,但他认为,自己的工作“能拯救生命”。

  去年12月,埃尔南德斯不再销售氧气瓶,因为他进货的价格水涨船高,“不忍心把成本转嫁给客户”。现在,他销售价格更贵的氧气浓缩器,吸引富有的顾客。运气好的时候,他每月赚到的钱是以前的两倍。

  “你不该从别人的痛苦中获利,这是不人道的。”他说,“但到了最后,我也这么做了。”

  “我不是在做让自己开心的事,我是在乘人之危赚大钱。”他说,“可我也得吃饭。”

  对深陷“死亡市场”的人来说,能找到氧气就行。马丁内斯回忆说,当他跑遍全城寻找氧气时,唯一的幸福就是带着满满一瓶氧气回家。

  “我有没有饭吃无所谓。”他说,“天冷也没关系。不管累了还是困了,哪怕排队到凌晨3点也没事。一切都是值得的。我有办法让妈妈继续呼吸,让她留在世上。”

  他找到了一位卖家,对方愿意以每周100美元的价格租给他一台氧气浓缩器,这让马丁内斯看到了希望。“这是老天爷赐福。”他说。

  这台机器让他母亲的生命延长了一段时间,直到肺部完全衰竭。2020年年底,老人被送进医院,于新年前夜去世。

上一篇:万宁山根养殖场一大型液氧罐逾期未检 村民:万一爆炸威力相当大
下一篇:厨房门价格(14米宽厨房门效果图)